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 >

捅死前女友、烧死3名无辜学生石俊峰被执行死刑!

  罪犯石俊峰因不满恋爱对象刘某(殁年18岁)提出分手,于2016年5月16日14时许用偷配的钥匙进入刘某家中,持刀将刘某捅刺致死。逃跑过程中,持刀从马某处抢劫现金251元。为转移公安机关视线分许,携带汽油桶、打火机等到广饶县第一中学某班窗外,向教室内泼洒汽油后纵火,致三名学生死亡、一名学生重伤、多名学生轻伤或轻微伤,造成财物损失价值人民币15万余元。21时许又到广饶县英才学校初中部,持刀将两名学生捅致重伤。法院最终以放火罪、故意杀人罪、故意伤害罪、抢劫罪判处石俊峰死刑。

  石俊峰,男,1989年生。2007年因犯放火罪、故意毁坏财物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,2011年5月30日被假释。2012年因犯盗窃罪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,2013年12月9日刑满释放。2016年12月23日,因犯放火罪、故意杀人罪、故意伤害罪、抢劫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  王飞是山东省人民检察院未检处四级高级检察官,2017年,他接手了备受公众关注的石俊峰故意杀人、校园放火、抢劫、故意伤害特重大刑事案件。在这起案件里,28名被害人中有26名未成年人,4人已死亡,3人重伤,另有20人受轻伤,1人被抢劫。石俊峰一审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,后提出上诉。

  审查该案过程中,王飞发现,石俊峰不仅作案手段残忍,作案动机更是堪称丧心病狂,不仅如此,其到案后仍旧不知悔改,完全翻供,并坚称自己患有精神病,企图蒙混偷生。

  时间回到2016年5月初。这天,广饶县一处小区的单元楼下正发生着一场匪夷所思的对话。

  “可儿,你真的要和我分手?”问话的人就是石俊峰,他中等身材,皮肤细致白皙,虽说面容也算得上清秀,脸上的表情却总让人很不舒服——时而轻浮,时而狰狞;此时他正眯着眼睛,言语中尽是威胁。

  “峰哥,我爸妈不会同意的,求求你放过我吧,别再逼我……”盖可儿的话才说了一半,就被石俊峰一句脏话打断了,这个女孩看起来比石俊峰小许多岁,刚刚高中毕业的样子。

  石俊峰爆着粗口,大声道:“放过你?跟老子处对象成折磨你了?还敢提你爸妈?要不是这俩老混蛋……”

  “石俊峰!你怎么能这样说我爸妈?你还是不是人!”盖可儿气急了,强忍着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。

  “啪!”石俊峰一巴掌扇到可儿的脸上:“再骂一句试试?告诉你,老子忍你很久了,你还敢跟我分手?再说这种话老子真弄死你!回去告诉你爸妈,再敢反对我们,老子先捅死你和你妈,再开车去撞死你爸!”

  看着石俊峰离去的背影,盖可儿恐惧而无助地蹲到地上放声痛哭。她真的后悔极了。

  她怎么也没想到,这个比自己大九岁的“白马王子”,终于扯去了虚伪的外衣,变身成了一个品行不端、自私狠心的恶棍。

  那种被欺骗后的难过,以及幻想被生生打碎的心痛,比脸上的疼痛更加深入骨髓。

  半年前,石俊峰与盖可儿相识并恋爱,后因感情不和及盖可儿家人反对,盖可儿提出分手,遭到石俊峰反对,石俊峰为此一直骚扰盖可儿。先是盖可儿家的两辆电动车被烧,几天后,她们家停在地下车库的小轿车又被烧。虽然盖可儿一家心知肚明是石俊峰干的,但石俊峰行动前做了周全的准备,没有留下证据。

  【点评】“车祸”旧闻“回炉再造”,一方面曝露出网络谣言背后的一些人望风捕影、添枝加叶、无中生有、主观臆断、心存不良,在互联网上热衷于造谣、传谣,对于自己敲响键盘失掉责任底线的行为,没有悔悟感。另一方面,又为网络良好风气“捏了一把冷汗”。网络谣言传播速度快、传播范围广、传播后果重。在“安徽阜南拆迁致七死”的假新闻曝出后,有一些网民,不顾谣言本身已造成的伤害,节外生枝,继续主观揣测“拆迁背后的故事”。更是说明了谣言本身产生的蛊惑、恐慌、误导等负面影响,就像瘟疫一样害人,扰乱人心。

  自从与石俊峰吵了架,盖可儿渐渐不再和他联系,而石俊峰为了逼迫她与之见面,经常以打击报复相要挟。

  家里汽车被烧的第二天,盖可儿正在家午休,忽然一颗礼花弹“嘭”的一声撞击在她卧室的窗户上,留下了一道带着火药味的划痕,弹到几米外轰然炸裂开来。

  “这个人看来是彻底疯了!”父亲紧紧搂着吓丢了魂的女儿,“刚烧了咱家轿车和电动车,今天又来炸咱家玻璃,我非下去逮他个现行!”

  扫个盲,《中国有嘻哈》里吴亦凡说的专业术语都是...答:基本元素1.FlowRap歌词中的强调音、重音。2.Beat这个很简单,拍子。拓展词beatchange和beatbreak也就比较容易理解了。防抓取,好心游戏网提供内容,请查看原文。

  “爸,别出去!他天天带着刀子!这次肯定有监控,我们报警就好了。”想起石俊峰的威胁,盖可儿连忙拉住父亲。

  父亲停住脚步,却越想越气,他转头训斥道:“早就告诉你他不是个好东西,你非不听!爸妈从小就教你:君子易与,小人难缠。你说说让这么个恶棍给缠上了,还能有好日子过?趁早跟他撇清关系!我跟你说!你要再敢偷着跑去见他,你就不是我女儿!”

  2016年5月16日,石俊峰已经持续几天联系不到盖可儿,经过一番打听,他才知道可儿的爸妈已经给女儿换了手机号码。

  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,也时常向朋友抱怨两句,当然,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问题的。

  综合以上种种原因,梁洛施是不可能再去借子争赡养费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梁洛施就不再是梁洛施,也绝对不可能不屈服于李泽楷,而选择了高调分手!

  “咱不就坐过几年牢么?至于这么看不起咱!”就在这天,石俊峰一边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,一边穿上外套准备出门。他,要去盖可儿家。

  他已经打听好了,今天可儿表姐结婚,家里没人。他打算用偷偷配好的钥匙潜入可儿房间,给对方一个“惊喜”。他打定主意,今天,必须见到可儿。

  两家离得不远,石俊峰驱车来到可儿家楼下。进楼之前,他停了下来,用报纸遮住脸,并用提前准备好的木棍拨开楼道里的监控探头,这才小心翼翼地从楼梯上了楼。

  “想都别想!”直到这时,盖可儿也不相信,昔日的男友会伤害她,面对粗鲁的对方,她发出了警告。

  “你变了。”石俊峰说着,毫无征兆地用弹簧刀抹过盖可儿脖颈,不带有丝毫感情。盖可儿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反抗,可石俊峰如同一头冷血的怪物,不断在盖可儿身上捅出伤口。

  盖可儿已经再也说不出话了。直到此时,这个单纯的女孩才终于相信,昔日花前月下的有情郎已经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恶魔。

  收起弹簧刀,石俊峰粗重地喘息着,任由前女友倒在血泊中,看着这曾经的“爱人”瞳孔渐渐扩大,失去最后一丝生机。

  王岐山如此看重这两规的修改,正是希望用制度的力量,真正实现从“不敢腐”到“不能腐、不想腐”。从目前透露的信息来看,新版《准则》《条例》相比过去有许多重大的修改,其中的4大变化尤其值得你关注。

  这双眼中到底有什么?悔恨?遗憾?亦或是解脱?他并不在乎,刺激与畅快已经占据了他的感官。

  经法医鉴定,被害人盖可儿系被锐器刺破心脏、肺及大动脉死亡,胸、腹、颈部共有伤口四十余处。残忍杀害了前女友,却仅仅是石俊峰丧心病狂的开端,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怎样躲避追捕,甚至不惜残害无辜。

  李修是广饶县某校的数学老师,2016年5月16日晚上他正在批改作业,忽然听到班里传来阵阵惊恐的惨叫声,滚滚浓烟从班里的窗户中冒出,多名老师迅速加入灭火队伍,李修紧接着组织学生撤离,之后拨打了110、119、120。

  根据供述,为了制造恐慌,转移公安机关的注意力,方便逃跑,石俊峰于杀害盖可儿当天晚上,抢劫了一名带孩子的女士251元钱后,携带汽油、脸盆、笤帚、打火机、刀子等作案工具窜至广饶县某学校窗外,采用向教室内泼洒汽油点火的方式纵火,致该班一名女生当场死亡,23名学生被烧伤,其中2名学生经抢救无效死亡,1名学生三度烧伤达体表百分之八十五。经鉴定,该校被烧毁物品价值人民币近16万元。

  此时,石俊峰已经完全丧失理智。一起火灾,对石俊峰来说并不够,他担心火势不大,无法引起公安的注意,遂决定制造更多的恐慌。

  就在当天,在该县另一所学校的校园里,初中生王枫和伊云下了晚自习共同向宿舍走去。两人正谈笑风生,忽然,伊云感到有人从身后推了她一下,紧接着是一阵剧烈的疼痛。

  “谁!”王枫扭头,却见一个带着鸭舌帽的人影正欲逃跑,穿的是其他学校的校服。

  看到好朋友被人伤害,王枫想也没想便欲抓住对方,可对方迅速出刀捅在了他的左腹,从他手中挣脱了。

  两人搏斗了起来,王枫才很快发现,对方不仅有刀,而且体格健壮,面色凶狠——显然,对方虽然穿着校服,却是一名试图掩盖身份的成年人。

  当王枫醒来时,发现自己正躺在水泥路上,脖子、胸部、腹部等多处被捅伤,因失血过多动弹不得,伊云打110救了他一命。两人被送到县医院,这才双双保住性命。

  石俊峰为了进一步转移公安机关的注意力,在放火后穿着从该校高中部偷来的校服,前往另一所学校初中部捅伤两名学生。

  夜色中,石俊峰正在逃亡。他冷静地将带血的弹簧刀收入裤袋,并从身上脱下校服上衣,扔进一处隐蔽的草坪。然后,按照事先精心谋划的方案,他迅速开车一路向北逃离广饶。

  他从网上看到,警察已经在全网通缉他了,照片也已经曝光了,恐怕路上还会有警车设卡拦截。

  这些他早就料到了,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。他希望放火和捅人能让公安没空派人抓他,但无论如何,他知道自己必须抓紧时间逃离广饶县。

  沿着路走到头,石俊峰发现自己走了一条死路。他连忙调转车头,开往黄河浮桥。这时,他察觉到,有两辆车对他展开了追捕。

  见车已经不能开了,石俊峰扔下车后并没有沿公路跑,而是顺着一条石子岔路往前跑,眼看后边有车灯过来了,他一狠心,跳进黄河,往对岸游去。

  凭借过人的体力,石俊峰成功游过了黄河,之后便只能一阵乱走,此时他已经迷失了方向,走到头发现又看到了黄河,就干脆再次游到黄河对岸继续跑。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他体力极好,并且很有毅力,只可惜没有用到对的地方。

  再次上岸以后,石俊峰在一家商店买了泡面和饮料,吃完了才走,他走后店主觉得这人神色十分可疑,立刻上网搜索,发现此人果然是一名通缉犯,遂立即报警。

  此时石俊峰刚刚上了一辆公交车。由于这起案件影响十分恶劣,除了警方的通缉令,当地群众的朋友圈里无不在转发这条信息,石俊峰的面貌体征已是路人皆知。当时公交车上只有一名乘客,他看到石俊峰后,立即产生高度怀疑。这名乘客遂偷偷翻看手机上的照片,确认无误后报了警。

  仅仅一天,石俊峰就用残忍手段造成了4死23伤,死伤者中最大的不过18岁,最小的刚满16岁。对这些被害人而言,人生刚刚展开画卷,青春还没来得及书写,梦想还未远航。罪恶就如滔天的巨浪把一切的美好掀翻。因一己欲望未被满足,便用尖刀刺穿他人身体,割断他人脖颈。为逃避法律追究,便将汽油泼向无辜的学生,用利刃划破校园的宁静。

  但更令人无法接受的是,刚刚到案时,石俊峰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。然而,在一审法庭上,石俊峰对曾经供认的犯罪行为完全否认,全盘翻供。

  2016年12月30日,东营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:石俊峰犯放火罪、故意杀人罪、故意伤害罪、抢劫罪四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  2018年8月23日,法院再次开庭审理此案。在二审法庭上,石俊峰仍然对曾供认的犯罪行为完全否认。

  在审理过程中,面对多项锁定性证据,石俊峰矢口否认全部罪行,完全翻供,甚至连到过案发现场都否认,故意给我们办案增添难度,认罪悔罪态度非常差。直到庭审最后,我们将所有证据摆到他面前,他还报以冷笑,毫无认罪和悔改之意,并坚称患有精神病,企图逃避法律惩罚。

  我国有关法律规定,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不负有刑事责任。但石俊峰这一狡猾的计谋早已被检察官考虑到了。

  此前,我们早已委托专业权威机构对他进行了精神病鉴定,鉴定结果是他精神正常,负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。面对确凿的证据,他狡辩也是徒劳的。

  二审开庭审理中,检察官王飞受山东省检察院指派出席法庭,依法建议对全案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2018年9月29日,山东省高级法院最终裁定对全案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,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。

  这起案件的被害人大都是未成年人。未成年人的生命安全和健康成长,涉及到亿万家庭的稳定与幸福。多年来,检察机关始终坚持依法严厉惩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。2018年,全国检察机关加强未成年人司法保护,起诉性侵、拐卖、虐待、伤害未成年人等侵犯未成年人权益犯罪5万余人,同比上升6.8%。

  我们不愿看花季染血,也不愿看雨季含泪,受害者的痛苦我们感同身受、犯罪者的恶行我们绝不姑息。在这份沉甸甸的社会责任之下,我们所有人需要擎起的,是法治给予我们的那份稳稳的幸福。(本案除办案检察官、犯罪嫌疑人石俊峰外均为化名,www.66672.com,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)